笑着笑着就哭了:我不是网红,真正的网红是‘胖五’”

  2019年12月27日,备受关注的长五遥三火箭从海南文昌起航,发射任务圆满成功。

  从长五遥二火箭发射失利到长五遥三火箭成功发射,中国航天人908天的苦苦修炼终成正果。各大社交媒体平台,到处都是欢腾的画面。

  其中,一段发射指挥大厅的视频引发了关注。

  当天,这位航天一线上的姑娘紧紧盯着发射指挥大厅的屏幕,火箭成功点火时,她开心地笑了。

  当镜头再次转回来时,她却泪流满面。

  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间,是什么让她的情绪有发生如此大的波动?长五火箭归零的908天里,她承担了什么工作?长五遥三火箭发射成功后,她又是怎样的心情?作为长五团队的一员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

  在她从海南文昌飞回北京后,记者第一时间听她讲述了长五遥三火箭发射背后的故事。

  我愿意为你,我的火箭

  她叫孙振莲,一名“80后”航天人,2010年北京理工大学硕士毕业后,便来到航天科技集团一院15所工作。2012年初,她开始担任长五火箭地面发射支持系统型号主管,主要负责地面产品计划、质量、经费管理工作。

  当晚,孙振莲在发射指挥大厅与同事们一起盯着屏幕,“看着向上攀升的速度和高度曲线,心中五味杂陈,908天的一幕幕像电影回放一样在眼前。”火箭一二级成功分离的瞬间,那滴忍了908天的泪水,流了下来。

  长五遥二火箭失利后,中国航天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,有网友甚至说中国航天进入至暗时刻。“我们航天人只能含泪奔跑,能坚持跑到长五遥三火箭成功发射,靠的就是大家对长五火箭、对航天的热爱。”

  在长五遥三火箭成功发射后的凌晨,孙振莲将这份爱写成一首名为《我愿意为你,我的火箭》长诗,并将其发在了朋友圈。她说,“我愿意是士兵,是挥起的剑,誓破楼兰,战斗在遥三复飞发射的前线……”

  可能很多人都关注到,长五遥三火箭发射成功后,发射指挥大厅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组感人至深的话,如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”等。可是这些,孙振莲及负责发射支持系统队员们都没有看到。

  “王珏总指挥说的是实情,我们没有时间庆祝,型号要马上进入后续的任务。火箭成功发射后,我们15所所长胡习明就带着我们第一时间赶往发射塔架,检查受损情况,开始为2020年的发射任务作做好准备。发射当天,副所长王缜组织了40多名专家,从清晨加注开始,就一直等着守护在旁,为长五火箭保驾,大家都很关心平台损坏情况。”这也使孙振莲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网络上“火”了,她来不及看手机,也没有时间刷朋友圈……

  “我并不觉得我是网红,真正的网红应该是‘胖五’,它牵动着亿万中国人的心。”孙振莲说,“我只是一名平凡的航天工作者,做着平凡的工作。但我和我的伙伴们有着不平凡的使命,正在谱写中国航天的新时代。”

  惟其艰难,方显勇毅

  “强者,不是没有眼泪,而是在含着泪仍然在奔跑。”长五遥三火箭第一总指挥、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党委书记李明华说。

  此次发射能否成功,关系到国家后续重大任务能否如期进行。“背水一战,没有退路。国家和人民对我们有期待,这份期待化成了我们前行的动力。惟其艰难,方显勇毅!”孙振莲感慨。

  遥二火箭任务后,发射支持系统按照任务剖面,以风险辨识为抓手,识别了140项顶事件,梳理了4696项底事件,制定并实施了2812条风险控制措施,完善了长五遥三火箭相关产品设计,提升了产品的可靠性。

  Tip:地面发射支持系统主要包括发射设备、吊装设备、运输和转载设备、气液连接器、供气设备、辅助设备以及软件等。

  地面发射支持系统副总师贺建华介绍说,发射支持系统完成72项“三再”工作,优化了34项产品。以液氧加泄连接器为例,连接器在海南湿热环境以及长时间低温加注工况下工作,箭地接口容易结冰,会阻碍连接器脱落运动,为降低连接器脱落滞后的风险,他们进行了技术改进,从本质上提高了连接器脱落可靠性。

  孙振莲说,长五遥三火箭的成功发射只是一小步,2020年是中国航天宇航发射的“大年”,过去地面发射支持系统近3个月的恢复期已经无法满足高密度的发射要求。为此,胡习明带领15所型号项目团队进行了多次专项会议协调,在发射场实地商讨,把长五火箭地面恢复计划管理精确到每个小时,将工作压准压实到每个人身上。

  他们充分运用项目管理学中的关键路径法,结合各项工作的实际情况进行任务分解,找到影响恢复的瓶颈,最终使恢复周期从3个月压缩到1个月。

  在孙振莲心里,中国航天人用行动诠释了大力协同的深刻内涵。为了配合YF-77垂直上箭,15所要在10天内完成一套垂直上箭升降平台车。要知道,YF-77的精密性要求对它的装卸不能有一丝磕碰或振动,按照正常进度,针对这种平台车的调研、设计、生产、验收和交付,最少要三、四个月。

  “大家周密计划,把每项任务具体到每个人、每一天。型号队伍、一部、物流中心、15所、11所、211厂之间密切配合,最终只用了9天,就将平台车交付,保障了长五火箭发射任务的时间节点。”孙振莲说。

  “2020年中国航天的几个重大宇航任务基本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实施,地面设备恢复是火箭发射的前提。这次遥三发射后快速恢复,就是为了后续高密度发射积累经验。明年我们可能要面对台风、暴雨、暴晒等极端天气,但是我们做好了详细的策划和应对的预案,有信心完成型号的任务。”孙振莲自豪地说。

  奔跑的路上,每个航天人同在

  作为一名女性航天人,平衡生活和工作很不容易。

  “加班出差已经是家常便饭,但是我很幸运,伴侣和家人都很理解支持我。”孙振莲在长五遥三火箭发射后,特意从发射塔架上捡起几个火箭发射后的残留物,并将它做成《箭去也,燕归来》的画,带回北京送给家人。

  航天人给外界的印象更多是严肃认真,甚至有些不苟言笑。事实上,工作之余,他们也会用诗歌来表达自己的内心。

  “长五火箭总师李东还是一位诗人,在发射合练时,他建了一个‘诗画长五’的微信群。”孙振莲说,大家闲下来的时候,会在群里发一下自己写的诗或拍摄的美图。“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给了我很大的安慰,有时候压力很大,看一看大家的作品,我也能与高山共俯仰,同白云共翻卷,偷得浮生半刻闲。”

  艰难的岁月时过境迁后,会慢慢转化为每个航天人心中最心酸却最美好的记忆。对他们而言,探索浩瀚宇宙已经成了他们毕生的追求。

  “火星探测、空间站、嫦娥五号……我们仍要继续以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心态,面对即将到来的任务。”孙振莲说,“含泪奔跑的路上,每个中国航天人同在,我们的一滴泪,最终会凝聚成天上的一颗星。”

  文/中国航天报记者 刘岩

  图/航天科技集团一院15所 孙振莲 刘岩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jxlyj.com/biyingnews/1039.s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箱:7217584@qq.com

电报交流群:https://t.me/bobajiaoliu(@bobajiaoliu)

工作时间:全年无休